0°

安德斯.皮德森:红灯区走出来的

 

他曾经是一位混迹红灯区的“夜生活者”,但是一张照片改变了他的命运,使他成为了欧洲现今最重要的摄影师之一。

安德斯.皮德森(Anders Petersen)

他被认为是欧洲现今在世的最重要的摄影师之一。上世纪60年代,他在汉堡酒吧里拍摄的照片一登场,就撼动了整个摄影界:那些展示边缘人群生活的照片充满了原始的美和近距离的亲密感。

要将皮德森和他的摄影作品分开是不可能的。他总是拿着他的ContaxT3便携 相机,在一些看起来最不可能的地方捕捉美丽,他用他的相机记录了引人好奇的个人日记。

皮德森于1944年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18岁时,他一个人离开他的中阶级家庭,开始闯荡世界,第一站就在德国汉堡。在汉堡声名狼的红灯区 Reeperbahn内,他看到了狂野的夜生活。

那里令人不可想象、毛骨悚然,完全不同于他有点沉寂的瑞典家乡。不久后, 他和一些妓女、异装癖者、酗酒者、瘾君子成为朋友,这个绝对刺激的地方使他很快变成了一个无所事事的“夜生活者”。 但不久后,皮德森放弃了那样的生活,回到瑞典,开始尝试写作和绘画。但是,他 感到这做些事情太孤独了。随后,他又打算朝时装摄影发展,那样就可以和许多美女们在一起,“那时我是如此浅薄。”皮德森在后来回忆。

1966年,一张照片改变了皮德森的艺术方向,甚至改变了他的一生。皮德森看见的这幅照片展示的是巴黎夜晚被雪覆盖的一片墓地,没有人,仅有一串脚印。这幅照片深深打动皮德森,更令他兴奋的是,其作者也是瑞典人,名叫Christer Stromholm。(如今,Stromholm被认为是当代瑞典摄影的奠基人,他的信念是: 摄影首要任务是寻求个人与社会的互动, 自行摄取更深层的知识)。皮德森找到 Stromholm,并开始跟随他学习摄影。

1967年,完成摄影学习的皮德森返回汉堡,他又回到了曾经吸引他的 Reeperbahn红灯区,所不同的是他现在有了相机,有了去那里的目的。Cafe Lehmitz是红灯区一个24小时营业的肮脏 的酒吧,烧炉工人、下班的妓女、领救济金的人、水手都是那里的常客,他们都是些被社会所拒绝的人。

但皮德森感到那里的人们有着非常的热情和友善,他成为 Cafe Lehmitz的常客,在那里度过了无数个夜晚,并拍摄下这些人的生活。皮德森用在Cafe Lehmitz酒吧拍摄的照片构成了他的一本摄影集《Cafe Lehmitz》。此书于1978年在德国出版后,大获好评,很快售空(如今这本书的价格大约在600美元)。

由于这本书展示了社会边缘被抛弃的人们,它被认为是具有萌芽性的当代摄影作品,与美国摄影大师戴安.阿勃丝所 拍摄的作品具有类似的性质。为了回报Cafe Lehmitz的人们,皮德森将自己的作品在 Cafe Lehmitz进行了一次展览,照片上出现谁,谁就可以将照片拿走,最后所有的照片被拿走,只剩下皮德森的自拍像在那里挂了10年。

自《Cafe Lehmitz》以后,皮德森持续拍摄和出版了20余本书,记录了他遇到的人、去过的地方:监狱、精神病院、老人院、城镇边缘的地区。在皮德森的作品中, 总是有着令人不安的亲密性,让我们不太舒适地近距离看待那些情境和人,这是人们通常会极力避免的。然而,他在其中所揭示的是尊重和共通的人性。现在,皮德森已拍摄了近40年,这位精力旺盛的64岁老人依然在进行最迷人的个人纪实摄影。

——在《Cafe Lehmitz》中出现的人们呈现出一种诚挚,这是我自已所缺乏的。在那里,绝望、软弱、独自坐在那里或者和伙伴们在一起,都没有问题。在穷困的状况下,有着伟大的温暖和宽容。

对我来说,我的遭遇和经历是更重要的,摄影相对来说没有那么重要。——皮德森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