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深濑昌久相机里的洋子,和被誉为日本近代摄影史教科书的作品《鸦》

自从遇见妻子洋子,深濑昌久的相机里就仿佛没有了别人。

每次洋子出门时,深濑昌久都会走到窗边,等她走到大街上时叫住她,然后拍下她回头的一瞬间。

洋子打扮时尚,她有时步履匆匆,有时冲镜头扮鬼脸,心情不好则摆出一张臭脸。

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动作,同样的人,持续多年的拍摄最终编织成一曲壮美的日常之诗。

他拍摄洋子在他身下的迷离、抽烟时的微妙神情、置身于全家福之中的特别表情……照片充斥着感官的挑逗与虐待,深濑对爱妻有近乎病态的迷恋,她就是他的繆思女神。

摄影师拍摄自己另一半的私人生活,这种事并不少见。作为彼此最亲密的人,照片很容易捕捉到对方最闪耀的一瞬,同时也会记录下最赤裸的一面,但带给对方的是被重视的感谢,还是被窥视的重担?

1976年,在一起13年之久的妻子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他。6个月后深濑与一位名叫石川佳世子的女性再婚。

“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沉闷,时而穿插着暴力与近乎自杀式的光芒,带着蠢蠢欲动的兴奋。”洋子这么形容她与深濑的相处。

分离是因为深濑移情别恋了吗?但离婚后,深濑开始重度依赖酒精。1978年他推出了以洋子为主题的摄影集《洋子》,对洋子的迷恋毫不掩饰地在摄影集中挥洒。

深濑昌久是日本著名摄影师,但相比于人们对荒木经惟或森山大道的耳熟能详,活跃在同时代的深濑昌久似乎并不为大众所知,而这可能和他与生俱来的抑郁性格和压抑而低调的作品风格有关。

1934年出生于日本北海道的深濑昌久,因家族世代经营照相馆,很小就接触摄影。20世纪70年代,深濑昌久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等人一同设立了workshop摄影学校,是日本摄影史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位。

深濑昌久善于把自身的情绪融入影像,这对日本私摄影来说是一个重要发展,他拍摄的和洋子有关的作品总是透着对妻子的浓浓爱意。

但与挚爱洋子离婚后,深濑的作品开始蔓延出更多死亡、忧郁、不安、沮丧的色彩。

深濑把过去对洋子的执著改放到乌鸦上,这一拍又是数年。

模糊、粗糙的显影粒子、高反差的对比、看似不精确的局部放大,甚至有些曝光不足或是过度曝光,却偏偏巧妙地勾勒出渡鸦特有的黑白轮廓。

深濑昌久的鸦,张狂又寂静。他对鸦倾注了全部的情感与精力。“那些流鸦,它们本身真已不是重点。我自身已是其中一只。”深濑昌久后来说。

在关于鸦的自述中深濑写道:

登上前往青森的夕鹤3号快车,离开上野。在上铺,我喝醉了。枕头下是塞着胶卷的背包,以及一瓶威士忌,时不时呷两口。那时,正值我十多年的家庭分崩离析。无处可去,浑浑噩噩的过活着……对我,唯一可逃往的地方是我的出生地——北海道。最后一次踏上那片土地已是七年前了,是春天,地上依然有星星点点的雪……

《鸦》是“灰暗的杰作”,被誉为日本近代摄影史的教科书。2010年,在「过去25年优秀摄影集」的评选中,《鸦》更是击败南·戈丁的《第二性》,被《英国摄影期刊》杂志评为近25年来最好的摄影集。

不同于南·戈丁的纪录性摄影,深濑昌久的作品就是他的自身写照。即使不了解深濑昌久的创作背景,他的作品还是会强有力地冲击观赏者,如同一种嗜血的渴求。

这是一部关于失爱,关于孤独的作品。“孤独的深度让你颤栗”、 “让你彻底沉没在悲恸的黑暗中”。

荒木经惟曾说,“深濑的鸟,就是深濑自己的化身。他教会了我,摄影也是一种叹息。

鸦是日本文化中不吉祥的预兆,而这层含义也让《鸦》背后的创作故事更有戏剧性。

1992年时,深濑与佳世子离婚。同年,在个人展览「私景シリーズ92’」开幕前,深濑在新宿喝了个烂醉,不慎跌落楼梯造成脑挫伤,导致记忆丧失与语言重度障碍。

意外发生后,洋子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

洋子每个月都会去看望深濑两次,直到他离开人世。他们曾经如此相爱,离开时又充满愤怒,但她在深濑最落魄的时候再度靠近他,即使他已无法与她交谈,甚至不认识她了。

2012年深濑因为脑溢血过世,享年78岁。

翻看深濑的作品你会发现,那些珠玉般的闪耀时光,都透过照片留存下来,哪怕那些时光仅是一瞬。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