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探寻伊朗最后的游牧民族

2018年,玛格南摄影师纽莎·塔瓦科利恩(Newsha Tavakolian)与作家Thomas Erdbrink一起,回到了她的家乡伊朗,拍摄游牧民族巴赫蒂亚里人所面临的社会环境与挑战。Erdbrink为这次伊朗之行写下了以下文字,最初发表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018年10月刊。

 

Masoumeh Ahmadi,14岁,因为Masoumeh这个名字非常传统,在年轻一代中不是很流行,所以她希望被称作Golbahar。巴赫蒂亚里民族中每个人几乎都有属于自己的枪,一个家庭可能有三到四把枪,主要给男人用。女性在结婚后,经丈夫和父亲的同意可以拥有自己的枪。她们中有很多是在生下儿子后,从丈夫那里收到枪作为礼物。

Masoumeh时不时会借母亲的枪。她没法学习,因为她必须给母亲帮忙,而且家族不允许她上学。她母亲说,她们正在等待女儿的“顾客”,也就是等待一个男人来娶她,然后送一匹马或是一把枪作为交换。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伊朗西部,扎格罗斯山脉的山峰上依然白雪皑皑。层峦叠嶂间,条条长路蜿蜒盘旋。这些古老的迁徙之路,在游牧民和他们的牲畜脚下,被踩踏了数千年。

 

如今,剩下的伊朗牧民不再依靠马匹,而是用汽车和租来的卡车运送牲畜到位于Chelgard市附近的高地夏季牧场。当地巴赫蒂亚里人已不再需要花费一整天,前往已废弃的游牧民通讯中心获取信息,因为他们都已经用上手机,只不过信号不太好。

 

 

Parisa Zamani,20岁,正在尝试骑马。她因骑术出色而在家族中闻名。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几千年来,伊朗游牧民族一直在迁徙;春天,启程前往扎格罗斯凉爽的牧场,那里有着丰沛的草场,可供绵羊与山羊大快朵颐。秋天即将结束时,他们会返回伊朗石油大省胡齐斯坦省,那时牲畜已吃饱喝足、身体强壮,能够安然过冬。

 

Zamani一家在前往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的途中过夜。巴赫蒂亚里人在迁徙时,通常会在河边及靠近草原的地方停下过夜。他们现在也使用现代技术,例如手机和太阳能灯泡。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伊朗超过一百万游牧民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长期以来抵制现代化的“入侵”。同时,深厚的传统与父权制度同样也将所有改变“拒之门外”。然而,持续的干旱、遮天蔽日的沙尘暴、城市化进程、移动互联网以及高等教育的日益普及,让游牧民数量不断减少。

 

一群羊羔紧靠着主人和牧羊人过夜休息。夜晚,牧羊犬会照看它们。小偷和狼是迁徙之路上最大的危险。除了在途中寻找水和草场之外,许多家庭选择花钱用卡车将羊群尽快运送到目的地。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一对老夫妇现在仍然在扎格罗斯山脉两侧搭帐篷居住。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可能是这个全球现存最大游牧民族历史的最终章节。两人挤在帐篷里,远处,一场雷暴正在空中酝酿。乌云飘过山谷,灰色的雨幕倾泻而下。

 

73岁的Bibi Naz Ghanbari与丈夫Nejat选择扎下黑色帐篷的地方,正是家族200年来不变的迁徙目的地。过去,附近曾有几十个家族;而今却只剩另外一顶帐篷,那是他们一个远房表亲的家。

 

26岁的Shirin Khodadadi和儿子坐在火边煮茶。Khodadadi一家不得不在路边过夜,因为他们花钱雇的司机不愿继续往前开,逼他们下车。他们只好打电话请另一位司机来接他们。

 

伊朗,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Zardkuh, 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这对夫妇说,暴风雨期间,他们已经两次修补帐篷,感受到刺骨的春寒与冰雨。一整个冬天,一滴雨也没下过,因此他们这才早早地迁徙到这里,确保羊群能够吃到春天的绿草。他们有八个孩子,但没人愿意一起来,Bibi Naz Ghanbari的手机没电了,甚至无法跟孩子取得联系。

 

10岁的Parisa Mohammadi、15岁的Pooran Mohammadi、18岁的 Parijan Mohammadi和20岁的Zahra Mohammadi四人坐在一起,看着他们28岁的婶婶Fatemeh Mohammadi用五颜六色的线和带尖儿的物件给孩子做玩具。Pooran的父母几年前离婚了,所以她现在和奶奶、父亲及四个兄弟姐妹住在一起。随着时代变迁,游牧民族的离婚率也在上升,之前对于女性来说,离婚是非常糟糕的事情。

 

据Fatemh说,Pooran的妈妈,也就是她的妯娌,其实有很多追求者,但是她依然选择单身,这样才能够见到女儿。Fatemeh说:“结婚好像在你出生前就命中注定,完全靠运气。对我来说,我没有权利选择是住在城市还是不断迁徙,因为这是我丈夫的决定,我必须追随他。我把那些结婚后住在城里的姑娘称作幸运儿,哪怕她们的丈夫对她们不好,或是打她们,那也是糟糕的幸运儿。我的丈夫是我的第二个堂弟。他们来向我求婚,我一句话都没说。我的叔叔接受他作为我的丈夫,我一直想着离婚。我结婚七年了。这七年我都不是很开心,对生活也不满意,所以我总穿着黑色,象征心里的黑镜子。”

Fatemeh有两个孩子,两岁的女儿Tina mohammadi和五岁的Farshid Mohammadi。

伊朗,胡齐斯坦省,Sousan Sorkhab,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干旱持续的时间长达十五年。大量河流与湖泊干涸,游牧民们越来越难为牲畜找到水源,这同样也导致性别失衡问题日益加剧。开发建设持续不断,立起围栏、道路和水坝,阻断了迁徙通道。

经历从胡齐斯坦省到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的长途跋涉后,驴子们正在休息。巴赫蒂亚里游牧民用驴子运送几乎所有的家当,同时也将它们作为交通工具。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很多从前的巴赫蒂亚里游牧民最终选择在拉利镇边定居下来。这里生活条件艰苦,Mehdi Ghafari和朋友Aidi Shams必须共用一个水龙头。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们会回忆起过去的游牧生活,但又不得不承认,现在妻子们更快乐,孩子也能够上学。“没有办法,只能去适应,”Ghafari说。

 

通往Shoushtar市途中的Pier-Cary村庄。当地居民原先过着游牧生活,但之后他们决定稳定下来。据当地居民说,这是近二十年来的第一场雨。胡齐斯坦省遭沙尘暴侵袭。沙尘暴期间,清晨的天色看起来比夜晚更暗,之后便迎来降雨,当地人将这称作“死后的良药”。胡齐斯坦省干旱灾害严重,很多人认为干旱是造成沙尘,以及伊朗与伊拉克边境土地沙漠化的原因。

伊朗,胡齐斯坦省,Piere-Cary村,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Bibi Naz的丈夫,76岁的Nejat Ghanbari是山里最后一批居民,他坚持认为游牧民族的先人是伊斯兰教创立前的伊朗国王。

 

他说:“我们是伟大的Kourosh Kabir后代,”也就是传说中波斯国王居鲁士大帝,大帝大约在公元前550年统治了一个世界级帝国。而今,他和妻子却可能是这个伟大民族的最后一代。

“到我们死去,那就是整个民族的终点。想到这一点,我就很难过。”

女孩子们正在前往位于Sardasht市的Bibi Maryam寄宿学校。从家里到学校,路上要花费大约两个小时。不少游牧家庭为了孩子能够上学,而选择定居。周一至周五,孩子们在学校上学,周末回家。选择这种生活方式的家庭,在孩子期末考试结束后会开始迁徙。“这辆车里都是好学生,我们都希望未来能成为医生。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必须把手机上交给老师,她每天只给我们用30分钟手机,打电话回家。我们当中有些人已经订婚了,不过未婚夫允许我们上学,并不反对。”

Bibi Maryam学校以Sardar Maryam Bakhtiari的名字命名,她是伊朗宪法革命中的游牧革命者与活动家。1909年,在要求中央政府建立民主改革的运动中,巴赫蒂亚里部落力量借助德国现代武器成功占领德黑兰,作为一名军官,她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Bibi Maryam寄宿学目前拥有100名女学生。该校此前只招收男学生,但自从越来越多游牧民家庭让女孩子接受教育之后,这所学校现在已成为女校。

校长Kiani夫人相信,尽管目前学校依然面对很多来自家庭的困难,但学校的情况每年都在改善。“过去16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多年来,家庭越来越信任我们,让他们的女儿在学校里过夜,这并不常见,因为巴赫蒂亚里人的传统规定女孩子必须和父亲或兄弟在同一个屋檐下过夜。我们经历了很多困难,一家一家上门征得女孩父亲的允许,让她们继续接受教育。”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Shahpari Mohammadi,53岁,正在抽烟。

“我一生经历了太多苦难,所以比其他很多巴赫蒂亚里女人要瘦。我的一生就是个悲剧。我的哥哥在一场车祸中丧生,当时他只有25岁,还有个一岁的女儿。他长相英俊,好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人。如果我有他的照片就能拿给你看了,欣赏他夺目的美丽与无辜的脸庞。我生下第一个儿子以后,开始抽水烟。几年前我开始改抽香烟。对于游牧民族的女性来说,抽烟并不常见。也许可以说,当女人生下男孩之后,就成为一个大人。对我们来说,并不该去继承遗产

由于巴赫蒂亚里民族认为男人应该在家庭掌权,因此女人要求权利和遗产是违背传统的大事。

伊朗,胡齐斯坦省,Sousan Sorkhab,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48岁的Pari Karimi正在挤奶。她很喜欢住在镇上,但在她的丈夫决定与儿子和媳妇一起生活之后,他们依旧住在帐篷里。游牧民族的家庭中,男人对所有家庭事务拥有决定权。

 

伊朗,恰哈玛哈勒-巴赫蒂利亚省,Zardkuh,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Ali Hemmat Badri站在Kouhrang泉顶上。这眼泉水为Isfahan,Shahrekurd和Yazd等城市提供水源。进入阿巴斯时代以来,政府一直试图将Kouhrang水转向至Zayandehrood和Karun河。这眼喷泉源自Yard Kouh山脉。

 

伊朗,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Zardkuh,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12岁的Esmaiel Karimi(左)与他的哥哥,14岁的Gholamreza抱着小羊羔合影。夏天,他们住在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

 

伊朗,恰哈玛哈勒-巴赫蒂利亚省,Zardkuh,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40岁的Ali Hasan Darvishi37岁的和妻子Ghashang DArvishi,两人孩子们站在帐篷前。他们是一对相恋的堂兄妹。

伊朗,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Zardkuh,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8岁的Marzieh Seyfouri和她的家人刚刚从胡齐斯坦省抵达Zardkouh,寻找草场与水源来喂养他们的牲畜。她不喜欢帐篷,却非常热爱她在胡齐斯坦省上学的学校。

 

伊朗,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Zardkuh,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66岁的Nistar Mokhtari在巴赫蒂亚里帐篷里,他把帐篷搭在位于胡齐斯坦省Khajeh Abad村的房子里。这对老夫妇决定待在家里帮助孙辈上学。他们习惯住帐篷里,所以也在花园里搭了个帐篷。

 

他们的女儿和儿子依然随巴赫蒂亚里人一起迁徙游牧,由老两口来照顾孙辈。她手里拿着的是儿子几周前射到的一只沙鸡,用来做装饰品。巴赫蒂亚里游牧人相信,捕杀这种特殊的鸟类会带来厄运。

 

伊朗,胡齐斯坦省,Khadjeh Abad村,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通往Shoushtar市途中的Pier-Cary村。当地居民原先过着游牧生活,但之后他们决定定居下来。据当地居民说,这是几乎二十年来的第一场雨。胡齐斯坦省遭沙尘暴侵袭。沙尘暴期间,清晨的天色看起来比夜晚更暗,之后便迎来降雨,当地人将这称作“死后的良药”。胡齐斯坦省干旱灾害严重,很多人认为干旱是造成沙尘以及伊朗、伊拉克边境土地沙漠化的原因。

 

伊朗,胡齐斯坦省,Piere-Cary村,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Mehdi Ghafari(左),41岁,巴赫蒂亚里民间歌手和他的同事与朋友,50岁的民间音乐家Eydi Shams坐在家乡附近的小咖啡店里抽水烟。周末他们在这间当地人开的咖啡店里打发时间,对于他们来说,这里能提醒他们回忆起过去游牧民的生活。现在,他们生活在拉利镇的房子里。

 

伊朗,胡齐斯坦省,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40岁的Fatemeh Ghafari站在幕帘前,这个幕帘将她与丈夫的生活空间分隔开来。他的丈夫名叫Mehdi Ghafari,今年41岁,是一位民间歌手,通常和他们的儿子,19岁的Farhad一起在巴赫蒂亚里婚礼上表演。家里人称她的婆婆为DA,她今年已经80岁了,之前是一位游牧民,现在她和他们一家生活在拉利镇的房子里。

 

夏季假期时,Ghafari一家会在恰哈马哈勒-巴赫蒂亚里省的Shahrekord市租栋房子,住上三个月。几乎所有巴赫蒂亚里人都在这里度夏,所以夏天婚礼很多,Ghafari先生不愁工作。他觉得城市生活对女人来说是最好的,因为她们有更多自由时间,还可以少做些家务。

 

伊朗,胡齐斯坦省,Khadjeh Abad村,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Mokhtari一家在胡齐斯坦省Khajeh Abad村的家中。11个孩子现在和祖父母生活在一起,这是祖父母的决定,这样父母能够跟随巴赫蒂亚里人继续迁徙、照顾牲畜,孙子孙女则留下来上学。他们穿着巴赫蒂亚传统服饰,在家里的开放厨房边跳舞。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住在有屋檐的房子里。

伊朗,胡齐斯坦省,Khadjeh Abad村,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7岁的Soraya Mokhtari站在祖父母家门前,她和堂兄弟们与祖父母生活在一起。天气好的时候,她的班级会在室外露天上课。

 

伊朗,胡齐斯坦省,Khadjeh Abad村,2018年

Made with support from the Pulitzer Center.

© Newsha Tavakolian | Magnum Photos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