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

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

摄影│苏珊·梅塞拉斯
撰文、供图│ 林路

美国女摄影家苏珊·梅塞拉斯(Susan Meiselas,1948—  )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前线》的新书。该书由英国泰晤士和哈德逊出版社(Thames & Hudson )和美国光圈基金会(Aperture)联手出版,为读者提供了这位著名摄影师的回眸一瞥——挑选了她摄影生涯中的一些瞬间,展现出摄影家超越镜头“框架”局限的非凡能力。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
《前线》的封面

出生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苏珊·梅塞拉斯,获得莎拉·劳伦斯学院学士学位和哈佛大学视觉教育硕士学位。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
梅塞拉斯的自拍照,摄于1971年,马萨诸塞州剑桥的欧文街44号。
她的第一部摄影代表作集中于在新英格兰国家展览会上展出的《脱衣舞女演员的生活》,这是她在纽约公立学校教授摄影时,用了连续三个夏季拍摄的作品。《狂欢节脱衣舞者》最初出版于1976年,其中的作品于2000年6月在惠特尼艺术博物馆展出。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
1973年,美国佛蒙特州,莉娜在后台。选自《嘉年华脱衣舞》
梅塞拉斯于1976年成为马格南图片社的见习生,自此成为自由摄影师。她以报道尼加拉瓜叛乱和拉丁美洲的人权问题而闻名。她于1981年发表了自己的第二部专著《尼加拉瓜》。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78年9月20日,尼加拉瓜的埃斯特利
梅塞拉斯曾担任《萨尔瓦多:三十位摄影师的作品》的编辑和撰稿人,编辑了智利摄影师的作品,展示了生活在皮诺切特政权下的真相。她参与执导了两部电影《生活在风险之中:尼加拉瓜家庭》和《来自理查德·罗杰斯和阿尔弗雷德·吉泽蒂革命中的图片故事》。1997年,她完成了一个为期六年的项目,策划了库尔德斯坦一百年的摄影史,将自己的作品融入了《库尔德斯坦:在历史的阴影》一书,并于1998年将“库尔德斯坦”发展成了一个集体记忆交换的网站。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尼加拉瓜Monimbo,一名女子将丈夫的遗体搬回家,准备埋葬在后院。

在她的新书《前线》中,苏珊·梅塞拉斯对自己的实践做出了一个具有揭示意味并且尖锐的评论:“从一开始,超出单一框架的叙述概念奠定了我的作品。”这种强制性构成了梅塞拉斯作品的核心,在100多幅图像(包括77幅彩色作品)中得以呈现。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79年9月20日,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巷战
《前线》是梅塞拉斯最经典的照片以及她很少发表的作品的汇编,穿插在图片中的是从编辑马克·霍尔本(Mark Holborn)的采访中抽取的文字。这些采访为读者提供了梅塞拉斯工作时的一些想法:尽管拍摄照片很愉快,我们仍然需要综合并构造出更丰富的东西。正是梅塞拉斯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坚定不移地追求的“更丰富的东西”,推动了她将纪实摄影作为一种社会和政治力量的承诺。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80年,萨尔瓦多,杀人小队在被他们杀死的农民领袖的门上留下了白手印。

她的第一个项目是1970年在哈佛大学学习视觉教育时开始的,在她认为自己是摄影师之前,她在出租屋里拍摄了同房客人的一系列快照。照片完成后,她将结果展示给她的拍摄对象,并询问他们的反应,然后将其写下并附在照片旁边。
1976年拍摄的《嘉年华脱衣舞》被认为是她的第一部重要作品。在这些照片同时出现在惠特尼的摄影展和出版物之前,她要求和这些被拍摄的女性取得联系,并且构成互动。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73年,美国佛蒙特州,秀场过后,选自《嘉年华脱衣舞》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74年,美国佛蒙特州,芭迪的秀场,选自《嘉年华脱衣舞》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74年,美国佛蒙特州,芭莉穿着极短的内裤。选自《嘉年华脱衣舞》

后来,这样一种“超越框架”的本能已经发展成她整个职业生涯中的主要特征。当居住在纽约附近的小意大利的时候,梅塞拉斯对那些挂在街上的年轻女孩的肖像着了迷。在大众广告变得如此有影响力之前的一个时代,观察她们的“姿态和模仿”时,她问自己:“她们在模仿谁?“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
1976年,纽约小意大利,王子街和勿街的拐角,乔乔、卡罗尔和莉莎(编者注:勿街是一条唐人街,英文为Mott Street,用广东方言翻译为“勿街”。)
于是,梅塞拉斯开始了拍摄女孩肖像的尝试,虽然肖像是随意的,但是梅塞拉斯(以及她的观众)被带到了表层之下的某种空间:女性青春期,成熟的初期,在心理和生理发生明显变化的文化基因。这些女孩长大后的故事可能会成为另一个故事,正如她所说的,“如果我做出了一个去追随另一条道路的艰难选择,结果也许完全不同。”
《嘉年华脱衣舞》的成功为她争取到了1977年古巴的委托拍摄项目,梅塞拉斯发现自己“被一个渴望建立在集体价值基础上的另类社会吸引”。她感受到了历史的辉煌,特别是美国与拉丁美洲的关系。随后她开始了前往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哥伦比亚、智利和阿根廷的旅行。
那张著名照片让她脱颖而出。这幅在桑地诺革命期间拍摄的照片所展现的是一名战斗中的男子,他正在转身,一手拿着用百事可乐瓶装着的莫洛托夫鸡尾酒燃烧弹,另一手拿着步枪。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78年,尼加拉瓜埃斯特利,桑地诺解放阵线的军人在国民警卫队总部的墙边。
然而,在报道这起事件时,她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障碍,她正在为之工作的美国杂志所规定的截止日期到了。“矛盾的开始”,她在本书的一篇采访中写道。为了更深入地采访,她与叛乱分子一起前往山上,俯视着乡村,意识到可以看到但未拍到的照片的深度。她回忆说,“我的照片似乎存在不足之处,即便如此,也对我的进步有帮助。”那次拍摄完成后,她出版了《尼加拉瓜》一书,并且获得了罗伯特·卡帕金奖。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尼加拉瓜的马萨亚,爆炸结束后三天,一名男子从马萨亚的商业区撤出。

那时,在梅塞拉斯的生活中,萨尔瓦多的一个危险局面导致她的生活陷入了惊险的逃亡之中。今天,她仍然承诺“前线”对她生活的意义,但她已经拓宽了“前线”的意义,并将其重新定义为“文化边界,社会边缘,时间界面和深刻的心理前沿点”。最近她已经花时间在英国西米德兰兹的一个女性避难所里,与愿意分享他们故事的女性合作。拍摄成果是一间自己的房间的照片、一套在避难所寻求庇护的妇女的肖像以及他们建成临时家园的照片。这样的图像只是新一轮的开始。她坦言:“在我的照片中,每个房间,就像每个人的生活一样,是独一无二的。空间的形象是一种记录,也是一面镜子。这位女士可以不在场,但这些照片可以作为每个景观的记忆,在特定的时间点上凝固。”
林路│从梅塞拉斯的新书《前线》说起1981年,萨尔瓦多,圣文森,农民游击队员在乡下训练。
站在“前线”,探索框架的外部界限,可以作为她一生工作方式的恰当隐喻,也是梅塞拉斯这些年拍摄的一个总结。她在书中的最后一句话中,描绘了她在四十年的拍摄过程中所遵循的道路:“纪实摄影师可以穿过漫长的道路,展现出冲突地带的各个层面,不仅仅是遥远地区的战场,也可能在我们的家中,它是自我造成的,就在我们的头脑中。”

编辑│秋名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