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透视法的故事

我在学画的时候一直很抗拒摄影,我觉得用肉眼观察才能更好的理解对象。所以我从不将物体拍下以后去精专其细节。

高中的时候画的都是近景的静物,素描和色彩。老师让我们多看塞尚的作品:

透视法的故事

但我没法理解,因为他的画与我的观察不符。桌子和静物的透视不是统一的,甚至静物之间的透视都不是统一的。

那时的我没办法理解塞尚

到了大学,第一个学期依然是基础课。但这与高中十分不同。高中时我们的技能训练用于对付美术考试,不需要你研究什么。

有朋友告诉我大一上基础课的时候都蒙了,我们都只会画瓶瓶罐罐,放在衬布上,前边有个苹果后边有个酒瓶。现在老师让我们挑一个高度的静物摆一个阵列,完全不知到如何下笔。

那时的我依然坚持观察,我决定画一个大场景,半开的纸上,静物只有巴掌大,其余的地方全是教室的空间。

开始动笔了我才发现这幅画与我想象得十分不同。原先得静物画如夏尔丹

透视法的故事

对象可以被观察者一眼看全,不会超出人眼的视阈。这样一来所有物体的都可以用一点透视来分析。

现在我画的对象已经超出了我的视阈范围,我必须变动自己眼睛的位置才能看全对象。就算我要拍照后对着照片画,我也无法坐在我画画的位置拍下整个对象,想用照片记录整个对象,我必须退到教室外面去。

这时我才发现,照相技术与绘画真的是天差地别。

由于我改变眼睛的位置以看全对象,所以一点透视的灭点也会根据我眼睛的位置变动,这导致我的画面十分的不协调。

这时我看到了西班牙画家洛佩兹的油画:

透视法的故事

他这副《浴室》油画中存在两个透视灭点,我的画面也大概是这种情况。

这时我又回到了塞尚的作品:

透视法的故事

在这幅大场景的作品中,塞尚基本放弃了科学的透视法。他捕捉的是“物体间的关系”。

我们只要知道罐子前面有水果,水果下边有衬布这些物体的互相关系就足够了。传统的静物画不能比这个一连串穿的关系更真实。

所以塞尚的画面表现了这个关系,并发现一点透视没法表现视阈外的物体。

于是我不再去在意物体是直的还是斜的,而是去将物体间的关系组织进画面里。

我觉得自己进步了不少,至少比高中时画画开心多了。

就这样,我来到了大二,并发现自己的专业是博物馆设计。这个专业要求电脑制图,建立3D模型。并多出门看博物馆,看它的建筑和室内设计。

无奈我只能从家里找了一个快不行了的微单,开始了记录式的照相生涯。


由于发现了塞尚与透视法的秘密,在使用相机的时候觉得十分的不适应。它与人眼观察的差距太大了,根本没法捕捉我看见的东西。

比如一个建筑物,你可以站在一个很近的地点看清它的一个立面,但当你想用相机捕捉这个感受时,你却得退到马路对面去。有的时候马路太窄,你只能拍两张照片来个二拼一。

在巴黎圣母院面前,我只能拍下这样的照片:

透视法的故事

我没法拍出笔直伸向天空的那种感觉。

这大概就是建筑设计里总会做个模型的原因:将巨大的建筑变成桌面上的静物,可以用一点透视完全捕捉。

大三时我们需要训练设计大型博物馆方案的能力。在表现博物馆的时候我们需要做效果图。我因为觉得软件培训班的要价根本就是抢劫,所以一直没有学3D渲染软件。于是我拉了两个会做效果图的人一起做。

在那次课程中,可能是受了塞尚的启发,我将博物馆看作一个巨大的静物画,展品是一个个静物摆放在我们的建筑“衬布”上。我像塞尚画静物一样分析了展品间的关系,然后经营它们的位置。

透视法的故事

我们能一眼看全一个博物馆里所有的展品吗?肯定不行对不对。


3d建模软件中会模拟人眼的透视,你可以直观的发现我们平时看见的事物都不是与地面垂直的。垂直只是我们脑中的分析出来的概念而已。

我对垂直有着深深的执着,比如我拍的巴黎圣母院,完全垂直于地平,所以只能拍下一脚。又或是卢浮宫地下的倒金字塔:

透视法的故事

这让我又研究起了风景画和室内画。

美国画家霍珀很擅长表现安静的氛围:

透视法的故事

还有他的室内画

透视法的故事

我想:要是效果图能做成这样就好了。

霍珀的画作与古典绘画的构图很不同,古典如安格尔的构图:

透视法的故事

安格尔画的时人物画,居中的构图将观众的视觉引导到画中人物身上。霍珀则将夫妻两人的距离画在画面偏右的位置,显得紧张又沉默。


在法国的博物馆我发现了博物馆与绘画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博物馆中展品的摆放会产生一定的画面感,能被人一眼看全并在原地用相机拍下来:

透视法的故事
透视法的故事
透视法的故事

胜利女神正对面的平台可以看见一个准备前进的躯体。

博物馆是一幅幅小静物画组成的大静物画。


在蓬皮杜艺术中心,我发现了马蒂斯的画:

透视法的故事

第一眼看见它我就不再把心思移向别处。它是如此的奇特,没有一点刻意的取景,只是安静的观察了画面中间的鱼缸和放着鱼缸的台子。与塞尚的方法如出一辙。

我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做出这样的效果图,因为电脑就没有这种透视,相机也没有。如果哪一天我做了一个巨大的建筑,我就会像马蒂斯的画中透过窗户看街景一样表现它。

接着影响我的就是蓬皮杜艺术中心办的英国画家霍克尼的大展:

透视法的故事

他的室外画作很多都是“建筑的”。比如上面这副《大水花》,远景处的别墅,就是一个建筑正投影的立面,他用泳池与建筑将画面几何化了。

霍克尼在后期的创作中将兴趣点放在了“透视法”上,他甚至写了一本书叫《隐秘的知识》:

透视法的故事

书中考证了一种古典绘画大师如安格尔,会在画画时用一种仪器辅助自己捕捉对象的造型。

这让我想起了另一个英国画家厄格罗:

透视法的故事
透视法的故事

他会在绘画时用自己发明的一套工具测量物体,甚至用单眼观察对象,保证自己眼中的景象与客观对象完全一致。

制作效果图像画画也像摄影,一方面像绘画属于创作,另一方面又像照相技术一样追求真实。

接着我们建成实体,游客来拍照,他们会找到我们设计好的角度按下快门。


“透视法”在绘画的历史中其实并不长。艺术史一般拿意大利画家马萨乔的作品来说明透视法出现的瞬间。

透视法的故事

到了十九世纪,照相技术对古典绘画发难。绘画还原真实的技术变得不再重要。于是有了印象派。从马萨乔到印象派不过400年。直到塞尚突破了透视法,启发了毕加索等一批先锋艺术家。

从毕加索开始,我们的视觉艺术不再寻求客观对象,于是有了抽象艺术。

直到1917年,法国艺术家杜尚将从商店里买回来的男士小便池放在了美术馆里,艺术进入了抽象概念的时代。

透视法的故事

希望爱好摄影的各位可以从这个讲绘画的文章中看出点什么。说不上启发,有点感想就够了。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