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不同的国家有其不同的识别方式,庆幸的是,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些特点依旧很鲜明。意大利有飘满街道的浓缩咖啡香,荷兰有无论春夏秋冬都满街跑的自行车,法国有拿着法棍走在街上的男女老少,而在日本,除了上班高峰期穿套装戴口罩黑压压的满街穿梭人群,就是如海中的庞大鱼群般在天空群体式翱翔的鸟群了。

从深濑昌久到水谷吉法

当“啊!啊!”的短促声不时传入耳朵,这些乌鸦的独特叫声就在告诉你,你已经身在日本了。鸟群作为一个如此有特色的日本城市代表,将其用摄影媒介进行表现最为有名的,大概是深濑昌久。从1975年持续拍摄到1982年的乌鸦,在1984年以摄影书《鸦》发表以来,就成了摄影以摄影书作为呈现载体的经典代表。在之后的两次出版中,《鸦》也都极速一售而空。2010年,该书被老牌摄影杂志《英国摄影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Photography)评为近25年来最好的摄影集之一,更奠定了其历史地位。

比起女子无法捉摸的感情,对于深濑昌久来说,或许还是时时带在身边的相机更易理解吧。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深濑昌久

Fukase Masahisa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1934年2月25日-2012年6月9日

出生于摄影世家的深濑昌久,从小就与摄影结缘。上世纪70年代,他与细江英公、森山大道等人一同建立了workshop摄影学校。成为日本战后摄影的重要人物。

自从遇见了妻子洋子,他的相机里仿佛就没有了别人,13年来对洋子全身心的拍摄,使他对她的痴迷愈发加深。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即便如此,1976年,在一起13年之久的妻子还是选择离开了他。之后,洋子把这一段经历描述成“窒息得就好像是一种被零散的猛烈又让人想要自杀的兴奋感抑制住”。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但作为被抛弃的一方,深濑昌久开始酗酒,并患上了精神衰弱抑郁症。他如同拍摄妻子一般,开始拍摄路上的乌鸦,这段孤独而痛苦的时光长达6年,直到他于1982年再婚。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1992年,深濑昌久在他最喜欢的酒吧烂醉跌倒后脑挫伤,丧失语言与记忆,当然也从此无法拍照。直至2012年过世,洋子每个月都会去看望他两次,然而他永远不会知道了。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荒木经惟曾说:

“深濑的鸟,就是深濑自己的化身。他教会了我,摄影也是一种叹息。”

流鸦无常,只有永恒的孤独伴其左右。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关于《鸦》的自述

——深濑昌久

登上前往青森的”夕鹤3号”快车,离开上野。在上铺。我喝醉了。枕头下是背包,包里塞着内衣,胶卷,以及一瓶威士忌,时不时吖两口。那时,正值我十多年的家庭分崩离析。无处可去,浑浑噩噩地过活着。该是逃离东京的时候了,我想。对我,唯一可逃往的地方是我的出生地,北海道。最后一次踏上那片土地已是七年前了,是春天,地上依然有星星点点的雪。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我决定给自己的作品做一次展。我拿照片给小司山岸,让他想个题目。我觉得”Tonpokuki”(注:意为”逃往北方的日志”)似乎不错,但山岸认为听起来像什么药的名字。既然有这么多乌鸦的照片,他建议干脆就以此命名吧。这又不是动物摄影,我想。不过,然后我倒想起tabi-garasu的表达(注:字面为”流鸦”,双关”流荡者”)。因此,我定下题目”乌鸟”,或者”鸦”。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我私下的生活里也忙得不可开交。妻子和我离婚了。

《鸦》的第一次布展获得1977年”伊奈信男奖”;这鼓励了我,我继续拍了更多乌鸦。地点在金泽和北海道。它们群居。它们在黄昏栖息,然后又在黎明消散。要拍摄群鸦,必须要在静夜,在黄昏与黎明之间,如此之暗的时辰里,测光表搞不准。我一度怀疑能否拍出这极暗之夜中的乌鸦。作为试验,我于子夜时分在金泽市的兼六公园拍了一次。究竟能拍出什么我心里完全没底。我被震住了:这些鸟在空中飞翔,翅膀闪着光。栖在树上的鸟,眼睛亦发着光。简直令人目炫。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1979年,举办了《鸦》的独展,同年春天我将这些作品提交给山岸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举办的一个摄影展。《鸦》在日本开展前两天,山岸从纽约回来。告诉我,《鸦》的影像在ICP(”国际摄影中心”)反响极好。不过,当然了,荒木,他也是刚刚从ICP策展中回来,则这样说:”《鸦》这些照片拍的大。这就是它们大受欢迎的唯一原因。”至于这整个创作系列,他觉得:”纯粹的形式主义”(基本上东松照明也大致秉持了这个看法)。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这年的雨季过后,我与森山大道在东京摄影学院教了一个夏季研讨班,因此,我们在赤城山呆了三天两夜。第三天早上,正当我在谈说《鸦》系列原版印刷的色调,一个电话来到我们所呆的这个旅馆。山岸去世了。知晓的那刻,为之语塞。

那时候,我住在汤岛天神町的一个公寓。对于我的第二个独展,我在北海道到处几乎走遍,也定夺不下,接下来的展览对也不对。一个雨天的周日,我呆呆的向外望。阳台栏杆上,雨滴在凝聚。旁边就是相机,所以将眼前所见拍了下来。那时候,我尚未有相机随身的习惯,但突然,我决定无论何时出门在外,都要机不离手。这样持续了有些时候。去我原宿办公室出勤,或是周日步行去上忍池的路上,我都会拍一拍。从我搬到原宿的那年秋天开始,脖子上挂个相机已经成为我的例行;曝光有一百卷了,就统一冲洗。

那些流鸦,它们本身真已不是重点。我自身已是其中一只。这些结果最终成为1981年的”鸦/东京”展。

这个系列的最后一个展出”鸦’82″于下一年十一月九日开幕。第一个展是关于我逃往出生地的;当前的这个,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是关于记忆的唤醒。我重返松原市的宅屋,那里,曾有我十多年的生活。仿佛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相见,又或像贼潜返罪恶现场。没理由想自己是贼,但我在那里拍摄的照片背后是有一些东西藏着。我不知道窃贼是怎样的,但我不可抑制的有一种狂喜,可能就像你扒窃得手那种。拍摄就是窃取,我感到自己如同大盗。拍摄的欲望蠢蠢欲动,而累积的照片如同坟地的墓石。

这一次,我拍摄的乌鸦在原宿附近涩谷的一条公园路上。那些乌鸦以明治神宫神社边的森林为家。黎明,它们聚集在从Parco购物中心到丸井一条街沿路的塑料袋附近。经过时候,我用刀子割开了袋子。起初,我端起相机,这些鸟们会飞散,但来回几次,它们明白我并非敌人,也不会伤害它们。我能接近它们到五米的样子。这些乌鸦或者磨掉了翅底,或者失了一半的尾羽,或者是秃了冠,少有齐整而平光滑亮的,像北海道那些闪闪发亮的乌鸦。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水谷吉法的作品写意、朦胧,有着诗一样的意境以及水墨画般的晕染效果。色彩时而“肆虐”、时而干枯,构图变幻莫测,让人很难用几句话概括其作品的风格。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摄影师水谷吉法(Mizutani Yoshinori)1987年出生于日本福井,现居东京。2014年成为 Lens Culture 五十大新锐摄影师之一,并曾获得泡沫摄影杂志人才大奖。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水谷吉法从日本大学经济学部毕业后,赴东京综合写真学校学习摄影。接触摄影后,水谷便迅速沉迷其中,将摄影当作是自己的一个重要诉说媒介。水谷擅长用浓烈的色彩表达情绪,鲜丽而不浓酽,充沛却不刺激,用日系的冲淡恬静克制着印象派冲击性的视觉感受。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水谷吉法尤其偏爱倒影中的世界,水中的倒影加之旋转的画面迷离而梦幻。相比于之上的现实世界,这个镜花水月的虚幻世界似乎更让人迷醉。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日本摄影的转变」摄影的同学应该好好看看,学习!

从深濑昌久到水谷吉法,还是可以映射出日本摄影正在发生的转变,即便日本的摄影大体仍处于一种街头的绵密影像的反复诉说中,但由黑白到彩色,似乎正变得更为形式、诗意和缓慢。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